木南

只爱自己

突然有个事想感慨一下


我真的觉得世界最美好的感情就是“暧昧”了。


我把暧昧称之为一种感情。


两个人处在不进不退的状态,心照不宣的默契。


你们当着大众的面,可以说尽只有两个人懂的密语。


浪漫而又隐晦的爱意。

【元与均棋】肢体接触三十题(一)

👉甜甜的同居日常


文中细节较多(?





1.额头



徐均朔倚在沙发上,他发烧了。


可不是吗,年轻人虽火气壮,身体好,也架不住他连着几天大风的凌晨接郑棋元下班。


郑棋元说了好几次他自己打车回也没问题的,徐均朔朝他呲牙咧嘴,当天凌晨车还是会稳稳等在路边。


事件的祸端来源于徐均朔不愿意像郑棋元一样:飘雪的大冬天里套一个羽绒服,脖子上围着暗色围巾,腰间贴着暖宝宝,手里还一直拿着保温杯。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年轻人受了郑棋元一个白眼:“跟你说要保养好身体,你还逞什么能。”


他虽这么说着,人却还是站到徐均朔身前,扶着沙发把手,俯下身,把自己的额头贴着徐均朔的。


这样的姿势从稍远处看像是一对爱人在亲密地接吻。


徐均朔却抑制住了自己的冲动——他不想把发烧传给郑棋元。但是年轻人心里清楚,这样亲密的举动对于刚刚同居的他们来讲是少见的,出于私心,年轻人稍稍坐直了一点——而令他失望的是,郑棋元很快就转身离开去拿体温计了。



2.鼻子



他们第一次接吻的时候,还算闹了一个笑话。


一开始,两人单独在郑棋元的酒店房间里吃饭喝酒,投机的聊了一会儿理想,都有些飘飘然。


他们沉默地对视,不知郑棋元想到了什么,嘴角突然翘起一个美妙的弧度。


徐均朔心想和自己前几天梦见的微笑一模一样。


这个微笑在徐均朔的记梦的本子上占了很大的篇幅,才华横溢的年轻人竭尽全力描述自己第一次梦见心上人的场景。


在梦里,出乎徐均朔意料的,心上人湿着头发,披着半遮半掩的浴袍,迈着光滑的长腿坐在自己身边。


徐均朔自认是个普通人,他根本不想当什么柳下惠,于是十分听从内心的声音,伸开双臂敞开胸怀地要拥住郑棋元。


可是不仅现实生活杀千刀,梦境也还不让人痛快——


徐均朔梦中的郑棋元拒绝了他的怀抱,紧了紧自己的浴袍,对他露出一个神秘的笑。


这个笑容,专业第一的徐均朔醒来后冥思苦想半天,也只能用“神秘”来形容。


你说这个微笑风情,郑棋元的眉眼却是纯真的,水汪汪地看着你,看的人心都要碎了,恨不得捧上一轮明月送到你眼前,只盼你开心;


你说这个微笑坦荡,郑棋元的浴袍却是遮遮掩掩的,以前徐均朔还并不相信这一点,但是徐均朔不得不承认,这个遮掩浴袍的郑棋元比他第一次梦/遗时的脱衣女郎要性/感得多;


你说这个微笑保守,郑棋元的浴袍下摆却光着一双滑溜溜的、白净的腿,徐均朔觉得它滑溜溜,却一点不敢动手去摸。


这是他幻想的缪斯,是他神圣的信仰,是他遥远的梦想,是他头顶的月光。



此时郑棋元掩饰般地,拿起高脚杯抿了一口。


唇边的微笑消逝在玻璃杯后。


天时地利人和都全了,气氛刚刚好,不做一点什么都对不起这么好的时机。


梦里得不到的东西,现实一定要把握好时机。


于是徐均朔倾身过来。


郑棋元眨眨眼睛,又闭上了。


徐均朔紧张地盯着郑棋元的羽睫,一偏头——


得,没亲到嘴,鼻子先来了个亲密接触。


这件事在很久以后还会被郑棋元拎出来嘲笑徐均朔。



3.嘴唇


“唔……唔……”郑棋元被徐均朔压在沙发上,两个人缠了将近两分钟。


徐均朔稍稍侧了一下脸,舔掉了郑棋元嘴边的涎液,这才罢休。


郑棋元喘了会气:“徐均朔,你力道能不能轻点,不怕刹不住车啊?”


刚才剧院那边来了电话,好像还有些舞台方面的安排需要协商一下,要郑棋元一会过去开会,所以他在家待不了多久。


“讲道理,哥你肺活量是真的不行。”徐均朔压着郑棋元的姿势还没有变,他温柔地撩了撩郑棋元的头发,说出口的话却让人没面儿。


男高音皱起眉头,不甘示弱地向年轻人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肺活量。



【元与均棋】唇

ooc


有私设


不知所云的复健之作






郑棋元的唇形很好看。


嘴唇是浅浅粉粉的颜色,轻薄的上嘴唇微微凹陷到嘴巴里面,鼓起的弧形让人挪不开眼睛。


像猫,也像狐狸。


没有人不想近距离观察这样的美好,贪婪的人们更愿意把这样的一双唇占为己有。





不可置疑的是,郑棋元的段位很高。


他上嘴唇一碰下嘴唇,体贴温柔的低音直直要钻到你心里去。他轻垂眼睫,你根本从他脸上移不开目光。


他唱歌跟他说话完全不一样。


他什么都敢唱,什么都能唱。


什么都唱的好。


声压厚重,音色多变。


这样的一个人,他天生就属于舞台。


向往征服舞台的年轻人自然会被他的光芒吸引。





徐均朔和别人的手段不一样。


他凭借自己的本事,以仰慕的姿态,得以近光。


开始他路子很野,外人看来就是一个初出茅庐、轻狂自大的年轻人。


徐均朔所谓的“对手”们根本没有把他当回事,反而嗤之以鼻地看着他在郑棋元身旁那些跳梁小丑般的把戏。


可是后来,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在这场角逐中,这个年轻人竟然拔得了头筹。


郑棋元并没有反感他的一些没大没小的举动,反而从善如流地与他开玩笑。


徐均朔细心体贴,照顾郑棋元的感受,考虑郑棋元的想法,译配演唱歌曲时还会添加很多备用括号。


他具有天赋,也付出了比别人多上千倍百倍的努力,深入接触后,郑棋元对他另眼相看。


年轻的郑棋元未必就比现在的徐均朔强。


所以导致了每一次歌曲上的磨合两人都默契十足,不用你多说,不用我操心。


两个人的音色越来越像,就连动作和语气都不自觉地开始模仿对方。


徐均朔成功了。他渐渐取得了所有人都没有的特权。


他可以在黑暗中搂住郑棋元的肩膀,在他颈侧呼吸。


他可以没大没小地喊郑迪,彰显着他们之间的亲密,也向他对手示威:我参与过他的从前,如今正陪伴在他身旁,未来还要继续。


他可以当着镜头的面嫌弃郑棋元在节目中握他的手,这样郑棋元就好像落了下风,他在这段感情中占主导地位。


他可以目不转睛、直勾勾地盯着郑棋元的眼鼻嘴。


没有什么人能如此近距离观察带刺的玫瑰花花瓣的纹路、根茎的走向。





徐均朔第一次有幸亲吻他的玫瑰花——



房门被轻轻敲响了。


郑棋元扯下耳机,啪嗒啪嗒坡着拖鞋去开门。


“哥,”门外徐均朔提着打包饭盒,“吃了吗?”


郑棋元觉得这句话尤其像老北京人吃完晚饭散步在胡同里碰见熟人就问句“吃了么您?”的语调,被疲惫压得快喘不上气的嘴角稍稍提起点弧度。


“真忙起来哪记得吃饭呢,进来坐。”郑棋元让出位置给他。


徐均朔从善如流地走到餐桌旁,把塑料饭盒一个一个打开,连一次性筷子都帮郑棋元掰开。


“你怎么想起过来了?”郑棋元顺手接下筷子,他确实饿了。


徐均朔备好纸巾放他手边,坐到对面。


“我知道最近你有剧要演,肯定不好好吃饭。”


徐均朔的语气俨然把他们的身份颠倒过来。


郑棋元私下其实不怎么爱说话,他背了一天词也累了,低头一言不发地扒拉着素什锦。


郑棋元吃完了,总觉得少点什么。


“来点酒吗?”郑棋元平常不怎么喝酒,但有时候馋了的话也难免。


徐均朔点头。


郑棋元在酒柜里挑了一瓶,那边徐均朔开始洗高脚杯。


装着猩红液体的玻璃杯碰到一起,是最悦耳的声音。


徐均朔透过眼前的杯子,得以窥见对面郑棋元粉色的舌尖。


彼时已经夜深,他们之间的气氛浓醇得如同窗外深不见底的黑夜,如同手中珍藏多年的美酒。


一开始,他们是沉默的。


没有人张口破坏这种默契。


徐均朔突然地抓住了郑棋元漫不经心搭在餐桌上的手背。


他们就保持着这个姿势。


徐均朔的手掌盖住郑棋元的手背。


手指一下下敲在郑棋元的指节上,节奏如同手表的秒针,速度如同某人的心跳。


无人追究是谁先靠近。


毕竟都动了心。


这是徐均朔第一次如愿以偿地尝到那片唇瓣的滋味。


这如同危险的罂粟花,美丽地让他欲罢不能。


没关系的,徐均朔恋恋不舍地想,以后还会尝很多次。

【双北RPS】涩 (预告片段)

私设两人单身


预计是大纲文


先放一个小片段上来






今天的咖啡很苦啊。


何炅砸了砸嘴,回味一阵酸涩。


他若有所思地发着呆。


工作人员敲了敲保姆车的车窗,何炅才仿佛如梦初醒般,裹紧了大衣,捧着咖啡下车。



被工作人员引领着,一路上碰到了不少人。


有老NPC,还有新嘉宾。


何炅逗了逗鬼鬼,和小白碰了碰拳,听大老师侃了几个好玩的梗,遇见正要去化妆的王鸥还调侃了一下身上的裙子。


不论是在明侦,还是在任何一个拍摄现场,他都如鱼得水,信手拈来。


他从容的姿态就像旁观者。


他高高在上,就像一个掌局人物。


他从未失手,更何谈失态。




接下来,顺理成章一般,水到渠成一般,他碰见了同样被一个工作人员引领着的撒贝宁。


“撒老师……”


何炅自然地打了个招呼,两人一同往拍摄现场走去。


大概熟悉了一下流程,何炅就以“有点小感冒,休息一下”为借口,回到了自己的化妆间。


他关上门,脸色却意外地难看。


助理以为真有什么事,正翻箱倒柜找感冒药,结果被他拦下了,“不用,我没事。就是这杯咖啡有点凉了,喝了胃不舒服。”他左手揉捏着太阳穴,右边把大半杯的咖啡扔在垃圾桶里。


他毫不留情,全然没有了以往的和善,像是在对待一段无果的爱情。


一段他在唱独角戏的爱情。

【巍澜】【论坛体】难道没有人发现S教授戴上婚戒了吗?(上)

龙城大学论坛 八卦区


1L [楼主]芒果味棒棒糖

RT 姐妹们我失恋了

2L 抢沙发这种事劳资排第二谁敢排第一

沙发!

3L 论文使我心死

???什么时候

4L 那你可真是棒棒哦

LZ说的S教授……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吧……

5L 吃你家大米了

LS不要自己欺骗自己 接受事实吧 就是你认识的那个

6L 吃下我这口安利

hhh原谅我笑出了声 LS是魔鬼本鬼吧

7L 魔鬼本鬼

谁cue我?

8L 正楼哥

这楼歪得……赶上比萨斜塔了

9L 精致的居居仙女

捉住正楼哥!

10L 你眼中的白是什么样的黑

???怎么可能!?S教授结婚了?这个大瓜谁来实锤一下?万一S教授戴戒指是为了挡桃花呢……

11L [楼主]芒果味棒棒糖

LS一看就是新来的大一学生 来来来我给你港一哈 前几年有一个富二代小哥追S教授 追得那个轰轰烈烈啊 车接车送 早点晚餐的 当时据说S的办公室都快成了玫瑰花店 屋子里盛都盛不下 一开始S教授挺抵触的 能躲就躲 约会能推就推 每天恨不得早退 谁知那小哥也是做生意的 知道自己就得硬着来 特强势 后来不知怎的 那小哥也不执着了 有时候还往教授办公室走一趟 两人现在估计成好友了 但是之后很少有桃花敢往S教授身上撞了 毕竟大家有目共睹 小哥那样硬生生拿钱、拿温柔体贴一卡车一卡车砸的都没追上 更别提什么歪瓜裂枣了

12L 你眼中的白是什么样的黑

!!!感谢LZ的满满干货
萌新默默吃瓜

13L 请问太阳您是想热死我吗

今天占到了S教授在报告厅讲座的位置!开心!上两张生图,大家品品我们男神的眼睛、嘴唇、身段、西服……当然还有xx大牌子的婚戒……

[沈巍一边讲课一边挽西装袖口.jpg]
[沈巍手撑着讲台凶巴巴.jpg]

14L 我滴个心尖老天爷

我滴妈S教授c我

15L 我的男神都是神仙

+10086

16L 请用钱砸死我吧总裁爸爸

+手机号

17L 外面的妖艳贱货

你们怎么这样 一天天满脑子的黄色废料 辣鸡 sq!
…………S教授请正面上我!!!

18L 歪楼党

咳咳 歪一下楼大家不要介意
xx牌子的婚戒大家不陌生吧 他家只做情侣对戒 死贵死贵的 据说镇店之宝抵得上一套临海别墅 他家广告词是“一对戒指 一生挚爱”

可见结婚的事应该是实锤了

19L 龙大小可爱

……

20L 给你一个机会爱我

……

21L 沙雕本屌

……

22L 有事烧纸

14L惊现@正楼哥cp

我jio着现在教学楼天台应该满员了吧 我上实验楼天台瞅一眼去

23L 我要你跪下来大声喊我爸爸

LS别来了 这里已经挤成罐头了

24L 我一直在这里

这里风很大 我很冷

[定位:龙城大学大学路活动楼五楼天台]

25L 我等你下一世轮回

来晚了 吹一波S教授的禁欲气质再上天台

26L 龙大小可爱

S教授真的A爆

27L 怕不是个傻子吧

S教授时而A爆时而O爆 可奶可盐本人了

28L [楼主]芒果味棒棒糖

话说姐妹们你们没有人好奇S教授的结婚对象吗……谁来八一八

29L 绝世甜精

报告LZ!我发现了隔壁热门帖小哥和S教授有猫腻!

[链接:【热门】来咱们学校办案的小哥太帅了8!A爆!]

30L 偶像行为请勿上升粉丝谢谢

隔壁过来的!我实名ballball大家赶快去看看办案小哥的颜!!我疯球了!!他的胡茬是玫瑰花刺吗!!

31L 我想给你打钱

蟹蟹大噶安利!已经愉快地舔小哥哥的颜了!

32L 确实

诱受本受了我社保!!!

33L 爱搭不理

三分钟内我要这个男人的所有资料

34L 高攀不起

血书求!

35L 这是我的真心你拿去不谢

两人血书!!!

36L 您的外卖到了

dbq来晚了 请问是直接舔么

37L 想和你生猴子

dbq来晚了 请问是直接吹么

38L 你爸爸始终是你爸爸

三千七百五十八人血书!

39L 来一个杀一双

好像有姐妹开帖8了……我去找找链接

40L 我不是很满意你的求婚态度

这帖都是仙女吧 下凡辛苦啦大家

41L 偶像行为请勿上升粉丝谢谢

@我不是很满意你的求婚态度 姐妹别找啦我找到啦

[链接:【求八】求知情人士818办案小哥以及他和S教授的关系]




tbc

【巍澜】结婚这件小事

ooc沙雕

复健之作


欢迎红心蓝手


01

处长办公室。

赵云澜把长腿架在办公桌上正在刷朋友圈。

他看到楚恕之和郭长城的结婚证时腿一个倾斜差点没滑下来。

我说今天两人一块请了半天假是干什么呢。

没想到老楚这个大尾巴狼这么快就把小郭拐去扯证了。

他照样捧着手机,心思却完全不在上面了。

他算了算,自己跟沈巍在一块也有……四五年了吧?

不算上辈子的话。

沈巍那边迟迟没动静。

赵处不自觉地开始啃手指。

他心思一动。



02

沈巍下班的时候赵云澜早已停好吉普站在一旁吸烟。

他早就把车调了个头,这样副驾的车门就正好面向沈巍,赵云澜把副驾车门打开,自己背靠着车身手撑着车门吞云吐雾。

见他出来,忙掐断烟,示意他坐进去。

沈巍扶了扶眼镜,心里一暖,嘴上却不语。

赵云澜见他坐稳,轻关上车门,绕到另一侧开车。

他刚关上车门,回头还没系好安全带,就被沈巍揽住身子舌吻。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这吻又短暂即逝,似乎沈巍只是想知道他抽了多少。

“奖励你今日份的贴心。”沈巍还顺手把那一侧的安全带拉过来,给他系好。

赵云澜可算反应过来,他在这方面不遑多让,可不能吃亏,趁着沈巍扯安全带的工夫响亮地亲了一口他的耳垂:“那我之前的呢?”

沈巍眨眨眼:“回家算?”

赵云澜一脚油门差点没把沈巍留给他的蛋糕撞烂。


03

夜色渐深。

温存过后,沈巍揽着赵云澜,两人盖着棉被纯聊天。

既然盖着棉被,沈巍头都不回摸到床头柜的空调遥控器,调到适宜的温度。

一时间,空间里只有空调的嗡鸣和窗外的蝉鸣声,仔细听还有赵云澜余韵犹存的喘息声。

沈巍顺势掐了一把他的腰,赵云澜哼哼唧唧,被子下面的手摩挲着沈巍的大腿内侧。

两人靠得更紧了。

“唉宝贝,你知道老楚和小郭扯证了吗?”

赵云澜的手没有安分的时候,转眼又摸到了沈巍的腹肌。

沈巍不玩社交软件自然不知道,听闻这个消息倒是挺惊奇的:“老楚动作这么快?”

“是呀……”赵云澜喃喃,思绪又不知道飞哪去了。

人家随随便便一块跑了几件案子就扯证了,咱俩辛辛苦苦掰扯几年才弄清前世在一块,又腻乎到现在,生活也逐渐稳定下来……

因为经历了一番云雨,沈巍早就把眼镜摘了放在床头,现在不能再欲盖弥彰地扶眼镜,只好眼睛清明地注视着不知在胡思乱想些什么的赵云澜。


04

赵云澜其实并没有多“恨嫁”,也不是多在意那一张纸。

他承认结婚对他们而言就是一个形式,有没有那一张纸都不会改变他们彼此的心意,他只是觉得结婚象征着承诺,他们彼此交心,双方稳定下来。

而不是像这样,这都几年了,他们还是保持着原有的状态,虽然该做的不该做的一个没少吧,也早已成了他人口中的“老夫老妻”。但毕竟名不正言不顺。

赵云澜越想越气,以沈巍那个闷骚劲儿,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寻思着哪天再明显提示他点。

赵云澜特讨厌现在这个矫情的自己,都怪沈巍,要是让自己当上面那个,他早二话不说开着那辆吉普把人带民政局一把摁椅子上了。

今天的赵处也是没有反攻成功呢。



05

其实沈巍怎么听不出来赵云澜什么意思,他转念一想也是,时间拖太长了也不好,他们现在结婚也没有什么坏处。

沈巍一向是个行动派,一旦决定就不会轻易改变。

他挑了一个自己没课赵云澜还需要出任务的下午,直接去了品牌婚戒专卖柜,当场敲定了一款,大笔一挥签单子。


06

清晨。

天微微亮,发出一点曦光。

屋内窗帘很厚,拉上似乎有着与世隔绝的样子。

赵云澜一向是不睡到中午不罢休,更何况昨晚又被沈巍折腾了一番,谁知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赵云澜自然醒过来。

他觉得还早想补个回笼觉,突然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感觉,一低头,哇哦!这是什么东西在自己的手上?

款式低调奢华的婚戒正不偏不倚地套在自己的无名指上,发出闪亮的光泽。

难道是昨晚清洗完了自己沉沉睡去的时候沈巍给自己戴上的?

那他……

仿佛心灵感应一般,赵云澜看向床头,沈巍的那个婚戒正躺在打开的首饰盒里。

赵云澜还不知道这个老古董那点别扭的仪式感?

他立马过去拉过来沈巍的手也给他套上小小的指环,这才安心躺下。

他又伸手抱住了沈巍的腰。

沈巍似是给他折腾醒了,迷迷糊糊却也清楚这手上冰凉的触感,勾着唇揉了一把他的鸡窝,两人相拥而眠。

赵云澜半梦半醒之际,听到沈巍说:

“咱再睡一会儿,一会儿我起来给你做饭,吃完饭后去民政局。”

赵云澜哼哼唧唧道:

“嗯……这戒指真难看,早知让我陪你一起去挑了……”

口是心非。

沈巍轻笑,吻了吻他的头顶。


两人相拥睡去。

要死了真是

白天吃了两个可爱多

刚又买了星冰乐

如果她像我 那为什么不是我